热门标签 萝莉 学妹 情侣 空姐 模特 护士 丝袜 乱伦 双飞 人妻 迷奸 强奸 巨乳 制服 剧情 网红主播 肛交 足交 口交 无码 动漫 3P SM 另类 同事 素人 超模 少妇 大奶 直播 嫩妹 学妹 美胸 COS 约炮 无套 后入 尤物 嫩逼 美腿 高跟 巨乳 萝莉 少女 乱伦 金发 御姐 偷情 乳交 拳交 下药 自慰 做爱 上司 援交 一本道 学生 野外 萌妹 摄像头 黑人 大秀 丰满 唯美 另类 露脸 特写 爆菊 炮友 白虎 淑女 女儿 孙女 偷看 滴蜡 长腿 高潮 酒店 Carib 1pon Paco 变态 性虐 护士 抽插 外围 女神 唯美 学院 白丝 黑丝 淫乱90后 会所 后门 肥臀 喷潮 美眉 粉嫩 国语 虐待 厕所 一字马 女神 大屌 女儿 姐姐 妹妹 妈妈 爸爸 办公室 连衣裙 按摩器 粉木耳 更衣室 捆绑 迷药 吹箫 爆乳 泳池 尾随 推油 ktv 迷晕 卫生间 大胸 处女 调教 灌醉 搭讪 教室 办公室 嫩模 秘书 混血 康先生 内裤哥 约哥 風吟鳥唱 C仔 轻吻 世界那么大 萝莉 露脸 特写 爆菊 丰满 炮友 全裸 插b 极品 性感 勾引 双穴 长腿 苗条 美女 闺蜜 高挑 黑丝 高潮 双女 后门 美少女 大学 高中 初中 白嫩嫩 道具 白虎 嫩妞 粉色 富二代 牛仔裤 爆操 骚逼 父亲 女儿 初恋 女友 透明 诱惑 浴室 猛插 妈妈 儿子 圣诞 厨房 厕所 发情 开放 酒店 宾馆 嫩穴 约炮 妹妹 表妹 表姐 小姨子 姐夫 沙发 翘臀 淫叫 抽插 拜金女 多水 内射 超正 淫穴 护士 大吊 医院 粉嫩 气质 长裙 短裙 喝酒 大公鸡 A片 天使 女孩 啪啪 面具 骚女 淫荡 医生 宅男 病房 房东 针孔 打炮 鲜肉 对白 家里 颜值 外围 土豪 淫乱 销魂 开档 无套 超美 女神 唯美 野性 学院派 约操 高跟 俱乐部 连衣裙 约战 白丝 灰丝 白领 爱液 娇嫩 呻吟 19岁 18岁 室友 情趣 屁眼 受虐 女王 96妹纸 咪咪 很紧 插进去 小媳妇 纹身 不雅 肤白 女孩 清纯 会所 嫩逼 淫水 后入 精油 游泳馆 淋浴 国产 欧美 韩日 91 自拍 偷拍

淫母传(名作续写篇)


「妈,你误会了……」

此时,我听到妈妈对妻子不满,急了,却不知怎样为妻子开脱。

「误会?我误会她什么了?儿子,你年轻,不懂事。你不知道,像阿玲那么漂亮迷人的女子,打她主意的男人可多了。她要是生了孩子,她就会死了心跟定你,晚上也只好呆在家里陪孩子。可要是她存心不生孩子,那就说明她可能有心甩开你,或是存心想到外面去跟野男人鬼混。」妈妈一激动,胸峰又耸动起来,「我听说,上次她的前男友还来了你们家,她还陪他去逛公园,晚上还带他住家里。儿子,你可不要引狼入室呀!女人家对她初恋的男人总是情有独钟、割不断理还乱的。另外,我听说她跟她们单位的那个马主任也挺热乎的,好几次让我撞到他们一起下馆子吃饭,那马主任尽一个劲儿往她嘴里夹菜,而她也像一辈子没被男人宠过似的,毫不嫌他筷子脏,就张了嘴吐出舌头吃他喂过来的菜。还诌媚地跟他说好吃,那模样儿就像是一个娇太太在向她的老公撒娇……」

「妈!人家马主任是领导嘛,你要阿玲怎样?总不能让她塌顶头上司的台吧?

马主任给她夹菜,那是看得起她!「我早知道妻子和马主任的关系非同一般,不少网友也提醒我小心马主任跟我妻子有染,这时被妈妈一说,我又不免起了点酸意,但还是极力维护着妻子。

「看得起她?哼,我看是看中了她吧!」

妈妈却腰肢一歪,恨恨地道:「儿子,你不知道,我的同事还看到阿玲陪那马主任下舞场,在舞池中和他搂得紧紧地跳舞,那马主任的手就搭在她风骚的大屁股上,不安分地摩呵摩的,那热乎劲儿不同寻常,放荡的动作连正常的夫妻看了都脸红……但阿玲她却像没骨头似地偎在他怀里,任他搂任他抱,还不时跟他扭腰摇臀地跟浪笑,把下巴搭在他肩上……」

「妈,看你想哪儿去了?跳舞嘛,男女就是要搂抱在一起的。这没啥好大惊小怪的。再说,那马主任足足比阿玲大了三十多岁呢。他哪有本事将阿玲弄上床?

就算弄上床,他又能做什么?「

我仍深深为妻子抱不平。

虽然我心知她已将沦为令人不齿的妓女,成为千人骑万人压的婊子,但我还是想保持她在我父母二老面前做人的尊严妈妈年轻时在农村呆的时间挺长,虽然是个知识女性,但还是受了爷爷不少封建思想的浸染,「儿子,我要告诉你,阿玲她可不能为了她的那点爱美的虚荣心,就断了我们家的根!她又不是想做婊子,要整天那么漂亮妖娆干吗?」

妈妈突然提到「婊子」二字,让我吓了一跳,未免有些做贼心虚,连眼睛也不敢正视二老。

好在听者有心,言得无意,妈妈并没看出什么破绽,更料不到她的儿媳从今而后,竟真的会成为一个职业妓女,也即俗话所说的「婊子」。而今天,正是她艳帜高张、开门纳客的第一天!

「再说,生孩子也不一定就让女人难看呀。儿子,你看,我生了你之后,身材不是还挺好的吗?」

妈妈说着,又酥胸一挺,骄傲地将她的女性之美在我面前展示了一回。

妈妈的身材的确够好的,高耸的乳房还像三十岁的少妇一样坚挺,屁股虽又肥又大,却没有一点下坠的迹像,连我一向心高气傲的妻子有时也不得不叹服婆婆养容有方。甚至就在我们说话的当儿,还是有不少路人在偷窥她。

也难怪乘公共汽车时,她每次都免不了要受到男乘客们的性骚扰。而且自从她过了40岁生日之后,这种骚扰还有增无减,大有愈演越烈之势,甚至弄到现在连阴毛都会被人拨去一大半。

书生气的老爸常常为此呕气,却也无可奈何。

这也是我力主妻子卖淫的原因之一,要是我和妻子嫌足了钱,就可以买部小轿车送给二老,那样我可怜的妈妈就不会被淫徒们在公车上胡乱骚扰,而老爸也可以大放宽心了。

————以上内容节选自《我为妻子拉嫖客》

正文:

「不行,这样瞒下去总归要露馅儿。」

我自言自语着……

实在顶不住家里的压力,最终,一个从未有过的念头浮现在我脑海中:我打算把妻子卖淫的事情告诉父母。

「识时务者为俊杰,既然如此,我何不利用自己在大学学的经济知识,先跟妈妈解释一番,至于老爸,以后情况允许时再说!」妻子正式卖淫的这些日子,上面查的紧,妻子只能靠街边、公园里的陌生男人为目标,打打野食。这样的「经营方式」,不仅无法保障收益,还十分的冒险、不安全。现代社会是商品社会,但酒香也怕巷子深,市场营销才是21世纪的终极杠杆!

回忆上大学时,Marketing课上老师所讲的内容,我认为:妻子必须以嫖客的具体性需求为出发点,根据性交经验,获得嫖客性癖好以及消费能力、对女人的性幻想。卖淫肏屄是服务,妻子的身体则是商品,只有有计划、有组织、有协调地经营卖淫活动,妻子才能为嫖客提供最满意的商品和服务,从而实现所得嫖资的最大化——看来上课认真听讲确实没白费啊!

可要想好好地经营这一规划,没有家里父母的支持与理解,是万万行不通的。

因此,我准备正式向妈妈摊牌。

周末,妈妈正好一个人来城里。

妈妈到了我家,坐在沙发上喝着新茶,心情看起来很不错。我见时机成熟,便鼓足勇气,将心里那些事都告诉了妈妈。

起初,妈妈以为我是在跟她开玩笑,还一边端着茶杯,一边和我打趣道:

「多大岁数的人了,还和你亲妈开这种玩笑!」「哪有……妈,我是认真的。」

「你,你什么意思啊?别胡说!」

「好了好了,这样吧,我直接带您老去看吧。」说完,我便拉着妈妈出了门。

……

前几天得知我妈要来,妻子一直挺郁闷,怕又出什么纰漏,再加上,俩人的婆媳关系一直磕磕巴巴……于是不等我妈进家门,妻子就提前出去「卖」了。

今天一大早,妻子换了一件低胸短袖、一条牛仔超短裙,还配上透明的黑色丝袜和一双露指高跟鞋,打扮的十分性感艳丽,在没有我放哨的情况下,妻子阿玲一个人独自出去「揽活」。

我带着妈妈往城南走,那里有一家地理位置十分隐秘的旅馆,城里许多小姐都喜欢带客人到这来开房。

到了旅馆门口,我一切轻车熟路,进去和老板打招呼、递烟、拿钥匙,妈妈则在一旁紧张地等待。

老板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家伙,因为阿玲经常光顾他家,因此他和我们夫妻俩都很熟识了。今天,他看见我不是一个人来,身后还站着一位风韵犹存的美丽徐娘,不禁「嘿嘿」了一声,问我:「这又是哪位?刚下海的?」我不好意思说这是自己妈妈,便打着哈哈跟他聊了些别的事儿,老板见状,心领神会也不多问,直接给我开了一间妻子隔壁的房间。

拿到钥匙后,我便领着妈妈上楼,然后静静地开门,进屋,插卡,最后再从这间屋子的阳台爬到隔壁的阳台。我十分了解,无论妻子在隔壁房间里和嫖客做什么,她都不会拉开窗帘,更不会走到阳台上来。

透过窗帘的缝隙,我指了指里面,让我母亲好好看清楚:此时,屋里坐着两个身材健壮的男人,他们一脸黑社会模样,脖子上戴着大金链子,嘴里叼着中华香烟,因为脱去了上衣,还能瞧见他俩背上刺着的龙虎纹身……我告诉妈妈:

「这就是您媳妇的客人!」

过了一会儿,就听见一阵「哒哒哒」的高跟鞋声,是我妻子从厕所里走了出来。其中一个男人见了,立刻就扑上前去,一只手搂着我妻子的小蛮腰,一只手在她胸前肆意地摸奶。

「啊呀!」

妈妈见了,不禁失声叫了起来,幸好她很快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随后,那个男人又掀起我妻子的T恤,扯下她的胸罩,继续单手把玩我妻子的一只乳球的同时,他还弯下腰,开始用嘴嘬着妻子另一只乳头。

看着妻子站在那一动不动,任凭男人肆意搓揉、吮吸她的乳房,我已经无动于衷了,但一旁的妈妈倒是情绪十分激动,只是站在门外观看的她,竟然很快额头上一片香汗淋漓。

妻子一边一动不动地站在那,被人任意玩弄胸部,一边还强颜欢笑,和这两个黑社会大哥「聊天」。很快,我妻子的超短裙也给扒了,露出她包裹在黑色丝袜里的丰满臀部。

另一个男人走过来,用手拽着我妻子的秀发,往下一拉,让我妻子俏丽的小脸正好对上他的裆部。

做了这么久的妓女,妻子已经十分有经验,对嫖客们的需求了如指掌。妻子很「懂事」地帮那人拉开裤子拉链,从里面掏出他还半硬不软着的鸡巴。然后,就见妻子想到没想,一口便将那根鸡巴叼在嘴里,大口大口地吮吸、舔弄起来。

与此同时,刚刚一直在把玩着我妻子双乳的那个男人,则在妻子屁股沟处的丝袜上,撕开了一个小洞,然后用力向两边一拉,「哗」的一声,丝袜就被拉开了一个大口子——瞧见妻子一下子就露出来的白花花的大屁股,我这才意识到,早上出门时,妻子竟然连内裤都没穿就跑出来接客了!

我和妈妈在阳台上偷窥着,大气不敢出一声,尤其是我妈妈,紧张、惊讶地小脸都白了。

接下来,屋里的黑社会大哥们,不知从哪儿搬过来一张椅子,命令我妻子脱掉丝袜和高跟鞋,坐到那张椅子上去。

妻子一切照办后,坐在那儿,不知道要干嘛。

「难得陪咱哥俩出来玩,先表演点节目助助兴!」其中一人发话了。

妻子不明白他的意思,红着小脸,摇摇头说自己不会表演节目,而且之前谈好的服务内容里,也没有这一项。

那个男人听了,有些生气,更觉得自己丢面子,连个妓女都敢跟自己顶嘴。

于是他走上前去,怒目圆睁地对我妻说道:「妈的!你个出来卖的,连自摸都不会吗?回头大哥给你加钱!」

眼前这两个凶神恶煞般的男人,一看就不好惹,再联想到之前接三个山东大汉时的遭遇,我妻子顿时觉得后背有些发凉,内心一下子就害怕起来……我妻子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此时此刻怎敢说个「不」字?

只见妻子一边继续强颜欢笑,让那位大哥消消气,她一切照做就是,一边打开两只纤细修长的美腿,暴露出自己妖冶的阴部。男人们觉得看不清楚,便命令我妻子将双腿高高抬起,分别架到椅子的两根扶手上。

接着,就连在窗外窥视的我,都能清楚地看见妻子丰满而隆起的阴阜。美丽的妻子,迷人的少妇,阴户中间一条细长的、红嫩嫩的分沟,两片晶莹润滑的小阴唇,羞答答地哈着小嘴。

随后在男人火辣辣的目光注视下,妻子虽羞得小脸通红,但仍勉强把手伸向自己阴部,轻轻拨弄了几下阴蒂。男人们开心地笑着,让我妻子别害羞,放开大胆地做。于是我妻子没办法,只好像平时自己手淫时那样,用右手食指和中指,分开了两片丰润的大小阴唇,将另几根手指顶入潮水泛滥的湿穴。

屋外我妈妈见状,立刻觉得无地自容,这天底下哪有婆婆看自己媳妇手淫的事儿?妈妈一把拉起我的手,像小时候一样,掉头就跑……回到家后,妈妈仍然惊魂为定,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半晌,她才颤抖着对我说:「儿子,你怎么……怎么能这样,她可是你老婆啊!」

我也很无奈,摇摇头,把之前妻子被公鸡兄等人轮奸,以及后来不孕不育的事情,统统倒给了妈妈听。

「这,唉……真是苦了你们小夫妻俩了。」

妈妈听完那些事,也觉得十分难过,脸上还默默挂起了泪珠。平日妈妈跟我妻子明争暗斗,两个美女互不服气,但关起来门来,毕竟是一家人。

……

翌日。

我向公司请了一天的假,陪妈妈散散心,妻子这两天接到了不少「预约」,总是不在家。我可不能让自己母亲难得来一次城里,却一个人干坐着,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吃完晚饭后,正好得空,我便陪妈妈去夜市逛一逛。

这个所谓的「夜市」,其实是一条长长的步行街,两边还有些灰暗的窄巷子。

许多小贩就在街上摆摊,卖一些烤肉奶茶和生活用品,当然了,卫生条件以及东西质量,自然好不到哪儿去。

我和母亲东看看,西瞧瞧,只是悠闲地散步,也不买东西。妈妈已经提醒了我好几次:说我们小夫妻俩工资不高,存款压力大,现在老婆都被迫出去「卖」了,我作为丈夫,平时在外面,更不应该大手大脚。

我听得有些不耐烦,不知哪根筋搭错了,突然问我妈妈:「既然您每天都口口声声地说,我和阿玲经济拮据,手头上没钱,要省吃节用……那,那要不您也出去卖呗?像阿玲一样,补贴补贴我们小夫妻俩!」「你……你说什么!?」

妈妈有些难以置信,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瞪着我,好像刚刚那话是她自己幻听了。

「怎么了,妈,您不愿意?」

妈妈继续呆呆地瞪着我,愣住了,不知该作何反应是好。

「问你话呢,妈,您愿意出去卖淫不?」

「小天,你没开玩笑吧?真是下流,我可是你母亲啊!」「当然没有!妈,我是很认真地在向您建议。」亲生儿子让自己母亲出去卖淫,这天底下还真不多见,看来我要开此事之先河了。不过,话虽如此,可瞧我妈妈说话时脸上的表情,还有她那副口气,完全没有我想象中的那般反应激烈,还以为她会被我气得情绪激动,破口大骂呢!

可仔细想一想,这倒也不奇怪:毕竟我妈妈生活中,是村里光棍汉子们的公妻,爷爷去世前,她还要用肉体服侍自己的公公;工作中,我妈妈则是学校师生们的公用肉便器,想上就上,随时随地;至于那些品尝过我妈妈美妙胴体的学生家长们,更是不计其数……毫不夸张地说,在性事经验方面,即使我那被十几个男人轮奸过、现在又是职业妓女的妻子,都无法与我妈妈相提并论,还相距甚远哩!

如今,正因为有如此丰富的过往经历,当我和妈妈商量她正式「下海」,投身「钱途」光明的卖淫大业时,妈妈的本能反应,自然就不会像一般良家妇女那般激动不已、难以置信了。

我和妈妈在夜市里点了一些吃的,继续谈着她做妓女的事……「儿子当龟公,你以为你是韦小宝啊?」

「是啊,能当韦小宝多好,还能娶七个老婆呢。」我拍了拍妈妈的肩膀,告诉她:「妈,现在我给阿玲拉嫖客,已经拉出了一些经验,以后您如果真做了,我保证您客源滚滚,财源广进。」母亲知道我不是在开玩笑了,便有些紧张:「你疯了?我是你妈妈呀,哪有儿子帮母亲拉嫖客的?」

「儿子拉的嫖客不也是嫖客嘛!妈,您不懂……现在外面那些小姐,哪个不是穿名牌、开轿车?像您这样的美丽徐娘,更是一等一的稀货!」「可……可我毕竟是个人民教师,怎么能……我怎么可以干这个?还有你爸爸,万一他知道了呢?」

妈妈急得小脸通红,说话也结结巴巴着。

哈哈,还人民教师呢?!我不禁笑出声来。人穷只好志短,是时候改变观念了,当老师就尊贵点?能赚到钱吗?还不是得陪校长、主任睡觉!我告诉母亲,这个社会啊,向来笑贫不笑娼,而母亲您本来就不是什么传统的良家妇女,况且您还有这么好的「身体条件」,还不如大张旗鼓地干了!一个人挣到钱,全家都过上好日子,这才是最关键的。

至于爸爸那边,我向母亲拍胸脯保证,一定万无一失,不向他走露半点风声。

「唉……好吧,我先试试。」

妈妈深深地叹了口气,终于答应了,「那……你想让我怎么卖?」「摸着石头过河嘛——慢慢来。」

最后,我还和妈妈约定:为她拉嫖客这件事,终究是我的突发奇想,日后尝试起来,如果一段时间内不能达到预期,妈妈便回乡下继续过日子,不得留在城里,以免后患。

妈妈点点头,满口答应下来。

……

一个月后。

……

今天,是我妈妈下海卖淫的第24天。

与前面三个多星期一样:白天,妈妈和妻子在家睡觉休息,我在外面正常上班;傍晚,妈妈和妻子一起烧饭、收拾家务,然后等我下班回来后,婆媳俩人再一起浓妆艳抹,一起换上性感服饰,准备出门「做生意」。

在妻子阿玲常带客人去的那家小旅馆里,我和老板通过商量,长期预订了两套最便宜的标准间:401和402。两个屋子紧紧相邻,而且阳台互通,只是中间隔一堵白墙罢了。

这样一来,因为两间屋子离得极近,我往往可以欣赏到自己母亲和妻子同时被嫖客们玩弄的壮观景象:401房的阳台上,无情的嫖客拉扯着我妻子美丽的秀发,将她整个人牢牢按在栏杆上,妻子穿着艳丽网袜的美腿被架得高高,因为嫖客正用他最爱的狗爬式狠肏着我妻子的小肉屄;隔壁的402房,妈妈全身赤裸着,被另一个嫖客压在阳台的玻璃上,嫖客嚎叫着挺动下身,一边用他粗壮无比的大鸡巴欢快地插我妈妈的骚穴,一边还时不时向对面操着我妻子的那名嫖客打招呼。

刚开始,妈妈还有些害羞,也怕自己身子骨吃不消,妈妈并不敢像她儿媳妇那样,一次接好几个嫖客,与一帮男人群P……直到有一天,我陪妈妈出去买菜,情况才有了变化。

那天,我和妈妈路过一个建筑工地,看见两个蓬头垢面的农民工兄弟。当时,那俩人正蹲在路边吃盒饭,狼吞虎咽着,地上碎骨头吐了一圈,好像两个饿死鬼,几百年没吃过饭似的!

炎炎夏日,看到这副情景,不禁让人心生怜悯。

「妈,你看那俩人多可怜!」

「是啊,儿子,衣服脏兮兮的,天气还这么热……」这些外来务工人员是真不容易啊!没有他们,我们的城市哪能建立起来,生活水平哪能得到提高?这一座座高耸矗立的大厦,现代化设施齐全的购物中心,一砖一瓦都是他们的汗水与辛劳。简单的道理,谁都懂,可偏偏还有些人,仍狗眼看人低,瞧不起这些建设者,真是令我这个城里小市民感到难堪!

为了表达自己对农民工兄弟的关心和感谢,忽然之间,我想到了一个好点子——让我妈妈去「肉体服务」一下他俩。同时,我还嘱咐妈妈打听一下,除了他俩,应该还有其他的民工兄弟也在城里,这一时半会儿不能回乡找老婆,却又有那方面需求的,敬请来我这详谈……少妇熟女,服务周到,不同款式的享受,人多还打折哦!

妈妈嫌他们脏,但看我是想拉生意的样子,便勉强答应我,说可以让那俩人摸摸她,不过,之后我拉来的农民工们,可别让她去接,全部让给我妻子阿玲「消受」吧。

我笑了笑,说妈妈呀,你可真自私!

随即,我便只身一人走到路边,笑嘻嘻地邀请那两个农民工兄弟来玩玩我妈妈。

那俩人起初还一脸不愿意,怀疑我是个骗子,天下哪有这般好事?……哎,这什么社会呀,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了。

后来经过我的不懈努力,一句又一句的好言相劝,总算把两位民工兄弟给「哄」住了。

我让妈妈带他俩到附近的小树林里,那里有供人休憩的长板凳,而且环境隐秘,不易被外界察觉。

两个民工半信半疑地跟着我妈妈,走到小树林里,还四处观望了许久,才谨慎地坐下。长板凳足够长,坐上去四五个人都够,于是那俩民工就一边一个,分别坐在我妈妈身旁。

「美凤,你别傻愣着啊!先陪他俩玩起来。」

我故意叫着妈妈的名字,以免那俩人起疑心。

妈妈很听话,一言不发地就开始解起了上衣纽扣。一排纽扣全部解开后,妈妈便敞着怀,小脸红红地,似乎因为我的存在而十分不好意思。半晌,妈妈叹了口气,才开始自己动手脱起了胸罩。

待妈妈将胸罩脱掉,露出一对34F的巨大豪乳时,我清楚地听到后排两位民工兄弟的咽口水声。估计他们在乡下,一辈子都未曾见过如此肥硕、挺拔的女人乳房。

「请……」

妈妈深深的埋着头,一脸羞涩地对俩民工兄弟小声地说道。

此时,民工兄弟们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他俩同时伸出双手,毫不客气地抓着我妈妈的大乳房搓揉起来。妈妈虽然也些许挣扎,但她始终哪有农民工的手劲大啊。

过了一会儿,我便听见了妈妈熟悉的娇喘声,两位民工也渐渐进入了状态,他们一边用大手拼命揉挤我妈妈的大奶子,一边将嘴巴贴在她俏脸上吻来吻去。

「娘的!俺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大的奶!」

「是啊哥,你看俺这一只手都罩不住啊。」

「你说这城市里的女人都是吃啥长大的?下次俺也买点给媳妇吃。」两位民工兄弟操着一嘴奇怪口音,玩弄我妈妈的同时,还不忘对她胸前那一对傲人巨乳,品头论足,用言语点评了起来。完全无视我的存在。

我站在一旁痴痴地看着,妈妈敏感的乳头已经勃起,像两个饱满的红提子一样,兴奋地挺立着。两位民工兄弟也很快发现了这一点,他们纷纷低下头,张开嘴,将我妈妈那两个娇嫩乳头,一人一粒,全部叼进了口中。

妈妈娇呼着:「不要!不要弄那里啊!」

我妈妈身上最敏感的两处,一处是耳垂,另一处就是她的两粒乳头了。

可是男人玩女人,怎么能不吮吸她的乳头呢?

虽然我妈妈强烈反对,但她见坐在前排的我纹丝不动着,也只好无可奈何,默默地忍耐着。

两位民工兄弟把我妈妈的乳头吸得「吧唧吧唧」直响,甚至还用牙齿磕了几下。每次他们在我妈妈乳头上狠咬一口,我妈妈就娇呼一声,害得我不得不紧张地看了看四周,以免路过的行人撞见。

「别……怎么可以咬,啊……不要啊,不要舔了!」我满意地微笑着,一边听我妈妈骚骚地浪叫,一边看两个农民工在她的大白奶子上又舔又咬,弄得我妈妈原本白白净净的两只硕乳上,此刻却沾满了他们的口水。

……

半个多钟头后,我、妈妈、两个民工,一行四人走出了小树林。

两位民工兄弟付钱时,还意犹未尽地盯着我妈妈看,他们可谓是我见过的态度最好的嫖客了,完事后,不仅连声向我道谢,还发香烟给我抽。

「你们出来辛苦挣钱,太不容易了,这烟你们就自己留着抽吧!」我摆摆手,表示不能要他们的香烟。

「哎呀,小兄弟,你这整得俺们太不好意思了!

其中一人笑着说道,在得知他们刚刚玩弄的这位大美人竟然是我亲妈时,他们先是一愣,然后更加客气了,「哇!你们母子俩……够义气!要不……这样吧,这周末?你带上你娘,来俺们工地吃狗肉火锅?那可是俺老家的绝活啊,保证你没吃过!」

确实,我这辈子都没尝过狗肉的滋味……于是便一口答应了他。

当然了,正经「生意」我们还是要谈。可我开口还未把情况说明,话头才起了一半,两个民工兄弟果然是明白人,他们打断我,拍着胸脯说:「啥401、402的!小旅馆俺们不要去,你直接把你娘和你媳妇带俺们宿舍来!至于钱嘛,俺们一定不会少给。」

「好!够爽快!」

……

周末,我吩咐妈妈晚上不要烧饭了,因为上次那两个农民工要请咱们吃火锅。

本来说好要带着妻子阿玲一块儿去,可惜说来也巧,阿玲这两天和我闹脾气呢,不仅不愿意出去接客,连我跟她讲话都爱理不理的……没办法,今晚只能我妈妈「单刀赴会」了。

晚上六点整,我和妈妈准时来到建筑工地。出来迎接的,是这个工程队的包工头,以及上次玩弄我妈妈大奶子的那两个民工。

包工头一边亲切地和我握手,一边眼睛不住地偷瞄我妈妈……在他们三人的带领下,我和妈妈被领进了一间民工棚,也就是这帮辛苦的外来务工人员的宿舍。

一进去,我就发现这民工棚是真拥挤啊,巴掌大的一块小地方,横七竖八地摆放了十几张床位。棚子中央,有一张布满油渍的大圆桌,上面放着一口直径约一米的大铁锅,里面正沸水翻腾着,想必是在炖狗肉吧。

见我和妈妈来了,十几个农民工全都笑嘻嘻地围了过来。我从口袋里拿出廉价香烟,一边和大伙打招呼,一边挨个散烟,棚子里的气氛相当之活跃。

「好了,各位叔叔伯伯们,都安静一下!」

因为这些农民工们几乎个个都有四、五十岁,所以,为了显示自己「势微」,我便以叔伯相称。然后,我又深深地吸了口烟,大声说道:「我知道,大伙来城市里打工,生活都很艰辛,背井离乡的,平时一定很寂寞、很空虚吧……」说到这,十几个农民工纷纷叫嚷起来。

「为了感谢大伙对我们城市所做的贡献,作为一名城市人,我特地为你们准备了一份『厚礼』,请看……」

我转过头,面向妈妈,然后「哒」的一声,打了个响亮弹指——这是我和妈妈的暗号。

我妈妈上身穿一件半透明的无袖圆领衫,里面没戴乳罩,下身穿一条束腰紧身的黑色皮裙,同样,里面也没穿内裤。我妈妈白晃晃的胳膊和大腿完全暴露在明亮的灯光下,可以猜想,棚子里已经有人裆部「举枪致敬」了。

收到暗号后,我妈妈表情有些慌张,竟然在原地怔住了。我见状,便走过去,挎住我妈妈的腰推着她往里走。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脱?」

我把妈妈推到人群中央后,恶狠狠地说道。

我妈妈迟疑了一下,低着头不说话,几秒钟后,她自知噩运难逃,便不情愿地转过身去,从上往下解开胸前的扣子,将上衣脱下扔在了民工床上。

接着,只见我妈妈双手遮住乳房,慢慢地再次转过身,然后在十几个农民工火辣辣眼光下,我妈妈放下双手,她那一对熟透了的黑乳头傲然挺立着。

根据我的要求,妈妈还穿了一件十分妖艳的情趣内衣,透过大红色的蕾丝内裤,可以轻易看到我妈妈肥大的肉穴上一片片褶皱,覆盖在她浓密的阴毛下。我妈妈雪白浑圆的乳房颤动着,乳头「不听话」地从丝质肩带里探出来。

一屋子农民工们,各个眼里放着绿光,在我妈妈性感的酮体上扫来扫去。

这样的场景已出现过无数次,对我妈妈来说应该不算太陌生。但这一次,我妈妈即将面对的,却是一众邋里邋遢、散发着刺鼻体味的农民工兄弟们。

此时,我妈妈心里怦怦直跳,一股热流从她的子宫内壁喷出,宫颈无意识地收缩了一下,阴道瞬时被黏液润湿,长长的黑乳头也勃起了。

我用手掌托住我妈妈一只乳房的底部,笑眯眯地对包工头说:「叔,你看我妈妈的奶子大不大?」

「大,大,确实大!呵呵」

我妈妈面红耳赤地站在原地,一声不吭着,任由我言语调戏,她知道自己作为一个性工具,这时候是不该多话的。

接着,大铁锅里的狗肉已经炖熟,众人便邀请我们入席。

我妈妈就这样几乎浑身赤裸地与一桌农民工兄弟坐在一起,准确说,她坐在我和包工头中间的位置。然后包工头站起身,开始用大勺子在锅里捞狗肉,再分到每个人面前的碗里。

我妈妈是个典型的「爱狗人士」,她看着自己碗里烂糊糊的狗肉,不仅丝毫没有胃口,还一阵干呕起来。

见我妈妈拒绝吃肉,我顿时觉得很没面子,于是就不客气地对她说:「人家请你吃火锅,你却连筷子都不动一下……即然如此,那你就去给大家做做服务吧!」众人听到我这话,本来都在埋头吃肉的,却一下子全部抬起了头,然后各个满脸期待地望着我妈妈。

「那……那你想妈怎么做?」

妈妈小声翼翼地问我。

「去,从工头叔叔开始,先给每个叔叔伯伯喂一次奶。」「是,儿子……」

接下来,就见我妈妈默默站起身,大屁股一扭一扭地,走到了包工头跟前。

然后,她抬起穿着肉色丝袜的美腿,整个人往前一跨,便悬空骑到了包工头身上。

我妈妈一手托住自己的右边乳房,拼命将乳肉往前挤,一手伸到下面去摸包工头的阳具。

我妈妈右边的乳头随后就被他吸进嘴里,「卟吱卟吱」地吮咬起来。

其他民工们见状,纷纷吹起了口哨。

几分钟后,包工头吐出我妈妈的乳头,开始用嘴亲吻起我妈妈整只乳房。他先是在乳房的四周,用舌头来来回回地轻扫,接着再慢慢靠近乳晕,舌尖感受了一下我妈妈乳晕的温度。

「啊……好痒!」

我妈妈不禁娇呵了一声。

包工头顿时倍受鼓舞,疯狂地用舌尖挑逗着我妈妈的大乳头,横一下,竖一下,上面一点,下面一点……

他的舌尖好像粘在了我妈妈的乳头上一样,绕着我妈妈敏感的乳晕,顺时针舔完一圈,逆时针又接着舔一圈,痒得我妈妈直咧嘴,还不时地发出呻吟……之后的一个钟头里,我妈妈变成了一台真人售奶机,她走马换灯般地,轮流给在场的每一位农民工叔叔伯伯们「喂奶」。我看到妈妈无数次从这个男人身上下来,再爬到另一个男人大腿上,她几乎每时每刻都背对着我,然后无数次往前俯身,把自己的双乳凑到那人脸上,或是将自己的乳头塞进那人嘴里。

到了晚上九点多钟,妈妈那一对饱满的大奶子依然乳头挺立着,但乳房再大,我也怕她被这群如狼似虎的民工给吸「瘪」,所以我便向包工头提议:既然大家已经吃饱喝足,不妨正式「玩」起来吧!

「对,对,对!」

包工头连连点着脑袋,「来,婆娘,你就躺在这……」包工头示意我妈妈躺到一张破凉床上去,妈妈皱了皱眉头,脸上虽然不情愿,但稍稍犹豫了一下,妈妈听从指挥,乖乖地躺了上去。

待妈妈整个人在凉床上躺好,不知从哪儿窜出来两个民工,迫不及待地将我妈妈的双腿往两边一分,呈一字马摆开……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弄得我妈妈又惊又羞,不禁尖叫了一声,然后,妈妈突然又想起自己下身光露露一片,没穿内裤,于是妈妈便立刻伸出双手,想捂住自己的关键部位。可事已至此,那两民工怎么会同意?他们迅速一把拨开我妈妈那无力的小手,同时笑着安抚她说,「别害臊啊,婆娘,你又不是啥黄花大闺女……」

接下来,两人就开始「分工协作」:他们当着一屋子民工兄弟,以及我的面,一个用手在我妈妈的双乳上肆意搓揉,四处摸弄,不断挑逗她已经变硬的紫红色的大乳头;另一个则顺着母亲平滑白嫩的小腹,慢慢地向下探索、游移,直到她那水草丰茂的美人洞、桃花源……两人在我妈妈身上尽情探索着,女人身上所有私密的地方都被他们的大手摸了个遍。没一会儿,我妈妈下面的肉洞就本能地湿透了。

接着,早已急不可耐的包工头把裤子一脱,从一团漆黑中抽出鸡巴,让我妈妈乖乖地用嘴含住。

妈妈将脑袋埋在他的裆部,十分卖力地吹舔着包工头的肉棒。在不发出声音的情况下,她一直从阳具根部舔到龟头处,来来回回地用舌尖扫了好几遍。

包工头是个粗汉子,自然不会对我妈妈怜香惜玉,只见他不时抓住我妈妈的头发,用力把她的脑袋往下摁,这时候,就听见我妈妈嘴里传出「嗯嗯,嗯嗯」的声音。

吹了没多久,包工头的阳具就已经不像刚开始那样,软沓沓的耸搭着头——我妈妈现在任凭怎么样张大嘴,都已经含不住他整支阳具,总是露小半截在外面……包工头见状,便抓着妈妈的头发猛地往上挺腰,结果自然是徒劳,他的鸡巴实在太大了,龟头好几次直接顶到我妈妈的咽部,弄得妈妈一阵猛烈咳嗽。

妈妈眼里噙着泪水,吐出来的阳具虽然还是黑黑的,但已经胀得发红发亮,也可能是因为沾满了口水的缘故。

半小时后,包工头终于在我妈妈嘴里爆浆,他要求我妈妈把精液吃下去,还开玩笑地说道,多吃精液对我妈妈身体有好处,有利于养颜。

对于吃嫖客们的精液,头几回,妈妈觉得非常恶心,但没办法,有的嫖客淫威甚焰,毕竟付过钱了嘛!可越到后来,做得多了,妈妈便也像我妻子阿玲一样,就渐渐习惯了食精。如今,每次用嘴巴帮客人们服务完后,妈妈都不等嫖客们要求,她自己就主动仰起头,一股脑儿把口中的精液吞进肚子里……自己爽完后,包工头就「慷慨」地让其他弟兄们一起上,大伙儿一起分享我妈妈。

于是接下来,我就看见妈妈撅着屁股,跪在地板上,嘴里含着一根阳具认真吹舔,卵袋、包皮里面,再脏再臭也不允许妈妈的小舌头放过;同时,妈妈还要两只玉手再各抓一根鸡巴,轻轻套弄,有技巧地打飞机,绝不能让男人在插穴或是口交之前,就射出来;至于下身私处,更不用说了,妈妈的身后永远有俩人猛肏着她的骚穴和屁眼,这两个我妈妈身上最宝贵、最让男人流连忘返的肉洞;因为六、七个人同时一起上,一下子扑倒在我妈妈身上,轮奸她的人实在太多,我为了让大伙都不闲着,都能享受到妈妈的性服务,我便在众人射完精、休息的间隙,令妈妈穿上高档丝袜(反正她包包里永远随时携带),然后妈妈便可以用小美脚夹住阳具,给男人做足交,如此便又多了一个「位置」。

……那天晚上,我足足挣了五千多块……

……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妈妈除了白天在小旅馆里和我妻子一起赚钱,有时候到了晚上,我也会领她到别的地方接客。

比如说,我经常会在夜里十二点钟左右,让妈妈穿上性感的低胸连衣裙,再穿上黑色的渔网袜和各式各样的高跟鞋,浓妆艳抹、精心打扮的跟着我到附近没人的小巷子里。然后,我就点根烟站在巷子口,等待着路过的来来往往的陌生男人中,有没有人有兴趣和我妈妈来上一炮,或是让她快速地吹一次喇叭。

这样的站街式「外卖」,一晚上下来,我妈妈通常都能接到至少六、七拨客人。在这些好色男人中,大多数都是选择让母亲为其口交服务,用小嘴吹吹舔舔,吸一次精也就完事儿了。当然,也有不少胆子大、脸皮厚的,真的就把我妈妈拉到旁边的车棚里,扯掉她的奶罩,扒去她的内裤,然后将母亲脑袋按在铁栏杆上,「啪啪啪」的直接就后入式狠肏猛肏了起来。

巷子口住着一个老头,这老家伙年近古稀之年了,但极其的好色,不隔几天他就会来「光顾」一下我妈妈。虽然,老头经常勃起困难,甚至阳痿早泄,但无论胸推、吹箫,还是肏逼和肛交,各种招式几乎他都和我妈妈玩过……除了让妈妈在小巷子里当站街女,有时候,我还会把妈妈像送快递一般的到处「送货上门」。但目的地,仅限于上次去过的那个民工棚……虽然妈妈经常苦苦哀求我,让我不要再让她去民工棚里卖身,因为那帮低素质的农民工们不仅人数众多、动作粗暴,他们身上还散发着一股刺鼻的、令人作呕的汗臭味。更重要的是,这些民工还各个都身强体壮、精力十足,每次我让母亲去工地上「慰安」,他们都不拿妈妈当人待,而是当做只配种的母猪似的将一根根粗壮的阳具轮流插在她娇嫩的肉穴里、嘴巴里、屁眼里,淫水四溅的狂肏猛肏、大干特干,经常都是整夜整夜的一轮轮的凌辱,没有停歇。

不过,我却从来没有答应过我妈妈的这个乞求:一是因为每次让母亲去工地上被那些民工们折腾一晚,第二天都可以轻松赚到五、六百块;二是因为我平日里也实在没啥事儿做,那在工地上和工头们喝喝啤酒、打打扑克,顺便还能现场观看到我妈妈这个四十多岁的美熟女,被一帮如狼似虎的民工们按在胯下肏屄、骑在地上挤奶,全身上下三个令人欲仙欲死的美妙肉洞,同时被至少超过8、9根的粗壮的大鸡巴轮番暴插、肆意蹂躏……这是多么的享受啊!!哈哈!


【完】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

© 2022 738影院-免费影院大全-华人中文影视网站-影视大全免费追剧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