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萝莉 学妹 情侣 空姐 模特 护士 丝袜 乱伦 双飞 人妻 迷奸 强奸 巨乳 制服 剧情 网红主播 肛交 足交 口交 无码 动漫 3P SM 另类 同事 素人 超模 少妇 大奶 直播 嫩妹 学妹 美胸 COS 约炮 无套 后入 尤物 嫩逼 美腿 高跟 巨乳 萝莉 少女 乱伦 金发 御姐 偷情 乳交 拳交 下药 自慰 做爱 上司 援交 一本道 学生 野外 萌妹 摄像头 黑人 大秀 丰满 唯美 另类 露脸 特写 爆菊 炮友 白虎 淑女 女儿 孙女 偷看 滴蜡 长腿 高潮 酒店 Carib 1pon Paco 变态 性虐 护士 抽插 外围 女神 唯美 学院 白丝 黑丝 淫乱90后 会所 后门 肥臀 喷潮 美眉 粉嫩 国语 虐待 厕所 一字马 女神 大屌 女儿 姐姐 妹妹 妈妈 爸爸 办公室 连衣裙 按摩器 粉木耳 更衣室 捆绑 迷药 吹箫 爆乳 泳池 尾随 推油 ktv 迷晕 卫生间 大胸 处女 调教 灌醉 搭讪 教室 办公室 嫩模 秘书 混血 康先生 内裤哥 约哥 風吟鳥唱 C仔 轻吻 世界那么大 萝莉 露脸 特写 爆菊 丰满 炮友 全裸 插b 极品 性感 勾引 双穴 长腿 苗条 美女 闺蜜 高挑 黑丝 高潮 双女 后门 美少女 大学 高中 初中 白嫩嫩 道具 白虎 嫩妞 粉色 富二代 牛仔裤 爆操 骚逼 父亲 女儿 初恋 女友 透明 诱惑 浴室 猛插 妈妈 儿子 圣诞 厨房 厕所 发情 开放 酒店 宾馆 嫩穴 约炮 妹妹 表妹 表姐 小姨子 姐夫 沙发 翘臀 淫叫 抽插 拜金女 多水 内射 超正 淫穴 护士 大吊 医院 粉嫩 气质 长裙 短裙 喝酒 大公鸡 A片 天使 女孩 啪啪 面具 骚女 淫荡 医生 宅男 病房 房东 针孔 打炮 鲜肉 对白 家里 颜值 外围 土豪 淫乱 销魂 开档 无套 超美 女神 唯美 野性 学院派 约操 高跟 俱乐部 连衣裙 约战 白丝 灰丝 白领 爱液 娇嫩 呻吟 19岁 18岁 室友 情趣 屁眼 受虐 女王 96妹纸 咪咪 很紧 插进去 小媳妇 纹身 不雅 肤白 女孩 清纯 会所 嫩逼 淫水 后入 精油 游泳馆 淋浴 国产 欧美 韩日 91 自拍 偷拍

与后娘同乐


我还是萧潇!纠结的穿越了那该死的空间虫洞。

中州是片广阔的天地,像我这般的修为多的如天上的繁星,又似路边的野薯一般满地皆是!

原来在加玛帝国能呼风唤雨的母亲,来到这里以后,也似乎有些忌惮了!

和母亲还有二伯来到星坠阁已经三个月了!父亲与我却从未见过一次面!

因为父亲要面对强大的魂殿,此时正在爷爷药老的星陨阁中闭关修炼!

原本以为加玛帝国的一目目淫扉生活,在这里却更加的让肆无忌惮了!因为这里的人们淫之气更加的澎湃,更加的难以驾御邪火,如果没有几个大宗门镇压,这片强者林立的中州大地恐怕会是个淫扉的酒池肉林。

随母亲来星陨阁的几日,让我越发觉的不真实起来,印象中的父亲是那幺的英明神武,不会像其他男子一般见异思迁,因为在那封信中字里行间款款神情便能感觉到。只是……我错了!我的父亲萧炎却也是妻妾成群,我在这里见到了我几个后娘。似仙女般的薰儿二娘,还有满头白发却冷艳无双的小医仙三娘,最让我接受不了的便是那四娘!

四娘那家伙第一次见到我时便捏着我的脸,笑嘻嘻的道「奥!小不点,我便是你四娘了!你父亲的四老婆。我叫作紫研!」「我呸,你个不要脸的小不点!你都没我萧潇大还想作我娘?」我那时就别提有多气愤了!看着那与我一般高的小女~孩,我心都纠了,伟大的父亲怎幺可能是这种箩丽控?

「你不甘心也没用!待以后我为你父亲生个娃娃,变成太古淫龙咬你屁股!」那叫紫研的家伙还这般的取笑我。

「呸,太古淫龙有什幺了不起,我本尊是上古淫兽,七彩吞精蟒!气吞天下精!到时候谁咬谁还作不了准!」我气呼呼的的大喊几位后娘与我母亲却在那呵呵的笑我。

我心中更加的不悦,不行!我一定要找父亲问个明白清楚!凭什幺要娶这幺多女子,难道母亲一个还不够吗?越想心中越是发堵,我气愤的跑了出去!随后又是引来后娘们的哄堂大笑!

当夜夜黑如沧海,天幕如挽歌。

在一片犹豫的情绪之中,我摸黑的借着点点月华蹿向了星坠阁后山,那里紫气腾腾的山洞处,便是父亲闭关的地方。也不管父亲闭关与否了,我要找他问个清楚,到底是要我与母亲,还是要那几个狐狸精。

我潜行到洞口的巨石之后,刚要掠进洞穴。只见那洞口处立着七具银白色的铁人!仿佛门神一般立在洞口处,观那七具似傀儡般的东西,好似木偶一般静静站在那里,不露丝毫的气息。这难道便是父亲『天妖傀』心中思索之即,忽然一道白影闪过。我猛然眯起了双眼,观那人的淫之气澎湃异常,难道是传说中的『淫圣』阶段?好在我的本尊是七彩吞精蟒,没有人类的气息,那等高手能感觉到,也只是认为是山中的野鼠小动物,并不会发现我的行踪。

一位老者凝立在洞口,负手而立,淫气不动自露,席卷天地之间。借着点点月华我看清了那人,便是母亲要我唤爷爷的老人,是父亲的老师,星坠阁主人——药老「也不知道小家伙修炼的如何了!」药老低声咳嗽一阵,身子微微颤抖起来。

我看在眼里心中暗想,爷爷莫非有什幺暗伤,气息好不稳定!

「哎……」

爷爷身体又是一阵颤动,斗大的汗珠从他额前划落。我看的心惊胆战,到底是什幺力量让这等强者虚汗大冒呢?

「没有天地淫火的锻造辅助,我这刚重生的肉体却也不契合(龙肆:详见斗破)恐怕还有崩溃的可能!」喃喃自语之间,爷爷的身体缓缓软倒。

观爷爷这模样,好象进洞找我父亲救治,只是应该怕打扰我父亲修炼,所以便这般迟迟不敢进洞,我忧郁的是不是该出去看看。

一道金裳倩影缓缓的飘落,又有人来了!是二娘——薰儿!

二娘如梦似幻的脸蛋出现在我的视线里,见爷爷趴伏在地喃喃道「老师您是怎幺了!」听到薰儿的声音爷爷顿时愣了一刹那,此时却满脸痛苦,艰难的道「你……你怎在此!」「我是担心萧炎于是便来看看!」

薰儿微微皱眉,蹲下身子参服住爷爷急道「此刻也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老师你到底是怎幺了?

爷爷与年轻貌美的二娘搂在一起,我能感觉到周遭的淫气如分起云涌,我看见二娘那对圆鼓娇挺的双峰贴紧了爷爷的胸膛,那对饱满的双峰应该与我母亲不遑多让。我顿时眼睛都看直了,因为爷爷的裤裆处已然高高的隆起顶在了二娘的秘地,这一目好似母亲与二伯一般,我永生难忘。二娘脸色俳红,确实是进退两难,我想她应该不知如何推开爷爷才是,毕竟爷爷身子虚弱,也不是故意而为的。

我隐隐能够看见爷爷肿胀的裤裆在二娘的私处边磨动,爷爷内里藏的鸡巴,也肯定很是硕大,再看二娘秀丽的脸蛋,晕红点点蔓延,好似一朵好看的玫瑰。

二娘终于有些恼了,只见她微微用力推开了爷爷,二娘低声细语道「老师!不可……我们挨的太近了!」脖子上一圈圈红晕的二娘,玉首都要压到胸膛处一般,不敢抬头看爷爷,如玉般的双手定在空中,也不知该年该,扶不扶了!看爷爷好似也有些尴尬,两个人半天没说上一句!

过了良久,爷爷的身体更加不适了,全身都在颤动,仿佛身体要崩溃了一般!

「老师,你怎幺了!你可别吓薰儿啊!」

二娘见爷爷如此痛苦,哪还管什幺礼节再次掺扶住他爷爷微微药头,说「这都是命数,我恐怕要走了!不过能教出萧炎这等弟子我也欣慰了……」见爷爷眼眶中充红隐隐有泪光涌动。

二娘便更焦急了,连连安慰道「老师!你在说些什幺话啊!你还有大把日子要过呢。我和萧炎都会孝敬你您的,你的身子到底什幺了!要老师你告诉媳妇才是啊!」药老垂头丧气似的像诉说着往事,我乃是上古淫兽,淫力自然在淫气大陆首曲一指,爷爷说的话,我听的是一清二白,原来父亲自从为爷爷借尸还魂后。他新生的躯体强悍无比使爷爷顺利晋级到『半圣』淫气的阶段。而原本有『骨灵淫火』在身这具身体还好驾御,只是在不久前为了给父亲提升修为,爷爷将那『骨灵淫火』也送给了父亲吞噬好借其突破,此刻爷爷的身体没有淫火压制,所以到了崩溃的边缘。「唉!为了萧炎的将来,老夫身死又如何!」二娘听的一脸惊疑,眼眶泪潮涌动,『扑通』一声一把跪倒在地,二娘由衷的道「老师!你舍身成仁,薰儿夫妻今生绝不会另你陨落的,即使动我古族全族之力,也势要救治老师你!」爷爷低头轻叹息,又道「有你这番话,我也安心了。」二娘焦急道「老师到底还有什幺办法能将你救治?」「办法到是有一个,只是此刻也不知何处寻找!」「什麽办法?老师你倒是说啊,你可急死薰儿了!」过了半饷爷爷才缓缓低声道「天地之间有淫火,能焚尽天下。而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自然能契合万物,老夫本有一火名曰『骨灵淫火』现在给了萧炎炼化,如今怕是找到萧炎也于是无补,现在老夫的身体,必要淫火榜前五的淫火才能契合我这具肉身,现在萧炎的淫火还不到那个级数,老夫恐怕是无力回天了!」「淫火榜前五?」

二娘脸色一变惊道。

「对!可惜老夫与萧炎始终找不到那排名第三的净莲淫火!否则老夫这把老骨头也有救了!」爷爷突叹一声道。

「不知排名第四的『淫帝焚天炎』如何?」

二娘清清嗓子凝神道。

原本爷爷的身体已经衰败至极,如今也听到二娘的那几个字,身体缓缓一颤「『淫帝焚天炎』?果然是,我早就应该想到这东西一直隐藏在你古族之内……」「正是,『淫帝焚天炎』便在薰儿体内事关重大,父亲嘱咐薰儿不能告知他人,只是为了救老师!薰儿也顾及不了那许多了!」「不过还是不行……」

爷爷脸色尴尬始终摇头道。

「为何还是不行?老师不是说有『淫帝焚天炎』便能救你性命吗?」二娘顿时越发焦急起来。

爷爷轻叹一声,脸色极是衰败,缓缓道「如吸收『淫帝焚天炎』要引入下丹田气海之中,可如今老夫的身子根本无从动弹,何况下丹田之处,必要男子阴茎处吸收入体淫火,直奔下丹田才可吸收。而『淫帝焚天炎』在你身子之内想要渡出,所谓『病从口入,污从跨出。』你我的身体要秘处相碰,才可以救治与我,而你又是老夫的弟子,这等道德沦丧的行仅,老夫断然是不干的!」「啊!」二娘听的脸色煞白,心中却犹豫不定。眼见爷爷痛苦难当,这要命的救治手段却是要碰处那里才是?

二娘脸色一片潮红,低头思索一阵,暗暗咬牙道「老师,你如此待我丈夫萧炎。薰儿断然不会让了傲视有事。」爷爷见二娘一副斩钉截铁的样子,惊道「薰儿!且不要作傻事!」夜风佛过,翻覆纠缠着复杂的东西,是枯朽的古老沧桑味道。

还是心头那淡淡的委屈?

二娘下定决心,再也不发一言。缓缓弯下身子伯,如玉的手指解着爷爷的腰带,爷爷那肿胀的鸡巴顿时便跳了出来。

我与二娘的表情同时楞神,半圣阶的鸡巴?这东西看在我的眼力,简直如同天物了!只见一道怒龙仰天而起,龙头紫红硕大。此物一出,天地动荡,黑压压的夜空顿时风起云涌,那弥漫天地的淫之气滚滚翻腾,那整片山林中,夜鸟惊飞,生灵退避……(龙肆:这鸡巴强的!我日!

二娘目瞪口呆的看着爷爷的那无比粗长的巨龙,小嘴之上一片颤动,根本无法想象有朝一日会如此临近那半圣阶的鸡巴。二娘略微犹豫,玉手颤抖的送出,攀上了那根巨龙,缓慢而又纯熟的帮爷爷套弄起来,食指在那巨大的龙头处轻捻漫揉,纤细的小指时不时勾勾爷爷那卵袋,随而轻轻按捏那龟头上的马眼,顿时爷爷双眼发白,再到训斥几句,可跨下的酥麻的感觉,使其发不出一个字,只是喉头「呜呜…的发出埂咽声。

二娘见爷爷已经到硬到颠峰,此刻便要进入正题了!自己的『淫帝焚天炎』应该能从口中渡出!她想到这里,一手扶住爷爷那硕大的龙头,脸色俳红间,缓缓靠近爷爷的跨下,那巨龙已然近在咫尺,那散发出的澎湃淫气,让二娘的身体顿时酥麻起来,她伸出小香舌,在爷爷的龟菱上舔弄,顿时让爷爷的身子颤抖起来,香舌不住的在鸡巴上含弄挑逗。

「啊……薰儿……你……你口上技术怎这般了得?」「恩……额……老师别说了……啊……薰儿只本着……救你之心……」二娘一边卖力的添弄,一边如此道。

我看着往日温柔清纯的二娘,此刻居然对着自己丈夫的老师作下此等下作行为,忍不住要上去暴打一吨,可是仔细想想却也释然了。毕竟为了救爷爷,换成我也不知道要怎幺办。

二娘越是吞吐越是心惊,那半圣阶的鸡巴,二娘那小小的珠唇又怎幺吞的下,即然吞不到嘴里,又如何渡过『淫帝焚天炎』?二娘缓缓退过玉首,略微犹豫,随即目光一闪,那点点哀伤在心头泛滥,随即一把推倒了爷爷。

「萧郎,薰儿为救老师,不得不失清白,希望你能明白!」二娘眼角泛泪低低叹息。

「薰儿不可妄为!千万不可……」

爷爷意识到即将发生什幺,艰难的出声阻止。

山风刮的那般萧索。淡淡的月华也隐进了云层。

那云层背后是什幺?是淡淡的忧伤,还是无边的孤寂。

二娘的金裳缓缓划落,那连天神都嫉妒的身躯,就这般暴露在山风之中,冰肌雪肤,胸脯饱满,曲线玲珑,她默默的弯下身子,双腿跨在了爷爷的腰腹两边,双手曲下,捧住那硕大的半圣鸡敖包,跨下那饱满的桃花源地点点晶莹,轻叹一声,怀着无边的惆怅,玉褪缓缓下压。点点春潮洋溢的幽谷花颈,对着那怒龙顶端落下。

轰……仿佛无声的一道轰鸣在我脑中炸响。

母亲说的一句句话语在我心头回荡。她说『潇儿,你父亲的女子诸个惊才绝艳,天赋异秉!最重要的是她们都很爱的你父亲,所以母亲甘愿与她们分享……「谎言!这一切都是谎言!你看萧薰儿那模样,骨子里透着那淫荡骚浪之气,表面上说什幺重师大道,道貌岸然。可她的狗穴却那般淫水飞溅,只不过是个外柔内浪的婊子而已。

「哦——」

爷爷与二娘同时失声惊呼,方一插入,二娘那看似柔弱的小穴,竟然能深深的将半圣鸡巴吞没。此时二娘周身猛然哆嗦,那牙齿阵阵发酸,在我的目里之下,能看见原本平坦的肚子微微鼓起,这半圣的鸡巴仿佛要捅到二娘胃里一般。二娘忍不住一阵呻吟,子宫如紧紧的夹住那鸡巴。此时爷爷咬着牙,感受那龟头之上穿来那无边的温暖与积压。身子一软整个上半身伏在爷爷的胸前,一对木瓜般的巨乳落在爷爷胸前,屁股缓缓起落,我甚至能看到他们结合的秘处,那点点晶莹细丝连接的性器。

二娘的阴道是那般红润,却被一只无比硕大的鸡巴贯穿,一条肉龙随着二娘的屁股起落,而在她小小的阴户之中进进出出,那淫荡的表情,怪不得连月儿也不忍再看,躲进了云层。

「哈……啊……老师……啊……别怪薰儿……浪荡……只有这般动作……薰儿高潮之即……那『淫帝焚天炎』……啊……方才能从小穴中渡出……啊……好深……老别动……」我在巨石之后听着面红耳赤。暗想,这二娘真是骚货,口中叫爷爷不要动不要动,爷爷根本就动不了身体,是她自己左摇右晃的,骚浪摇摆,还说成是别人!

真是个大骚货!

但她很快就恢复了体力,双手一撑坐直了身子,停了片刻,屁股开始起起落落,享受着被肉棒摩擦的无穷快感。

爷爷也是畅快无比,二娘自小便是古族年轻一辈颠峰人物,身体自然柔韧极强,那小穴更是紧的如紧蹦的橡皮,紧紧的箍着爷爷的龟头绫子,且有滑腻无比,刺激得那根半圣鸡巴、又坚定又膨胀,此刻二娘双手撑着爷爷的大腿,指尖仿佛都要刺进爷爷的肉中,屁股一上一下的起落,屁股在虚空划着圈,让那粗大的鸡巴,在自己的阴道中搅拌。时而挺着纤腰狠狠坐下,将整跟鸡巴都吞没在阴道之中。二娘如女骑士一般在爷爷身上驰骋。那鸡巴在二娘的大小阴唇里进进出出,搅的二娘的阴唇翻出翻进,一片肉色,淫水飞溅,寂静的山洞之前,发出『噗嗤噗嗤』的交合声,也不怕给我父亲听了去?

「啊……慢慢的……老师……啊……你的……好大……啊啊……薰儿……啊……不想浪的……啊……」二娘竹挺着那对乳房,如同被狂风吹过的椰子树上的椰子,起起落落,波涛汹涌,在如此剧烈的驰骋之下,那对乳房仿佛要跳出胸口一般,荡的直叫人心惊。

爷爷看得胆战心惊,身怕一个不好便砸了下来。而鸡巴上传来如此消魂的感觉,再看自己的徒弟的娇妻在身上大起大落,一脸的柔情似水,往日温柔贤淑的女子,此刻竟然这般浪荡,爷爷心中激动莫名。兴奋之下,那鸡巴涨的犹如钢铁一般坚硬。

二娘此刻捧起了自己的乳房,跨下鸡巴一次次疯狂的挺入,顿时娇喘道,「啊……老师……啊……啊……哈……这下……薰儿坐深了……啊……插到花心了……啊……老师……的鸡……巴……啊……好大……嗯……嗯……」随着二娘胡乱的摇晃,那原本晶莹的肌肤顿时充血,变成了娇艳的粉红色,香汗淋漓之间身子猛然弓起。腹下一阵抽搐收缩,全身一个哆嗦一次猛烈的高潮袭来,子宫之中喷出一股阴精,夹杂着『淫帝焚天炎』的金色淫丝,一波一波的冲刷在爷爷的鸡巴之上。

爷爷终于也到了极限,龟头之上经受了阴精的洗礼,一泡积压许久的浓精射在了二娘的阴道深处,混合了两个人的精华,那『淫帝焚天炎』终于被爷爷的龟头马眼处吸进了体内。如今直袭下丹田,炼化吸收。

良久,爷爷终于恢复了动作!轻轻挪开趴伏在自己身上熟睡的二娘!见二娘浑身赤裸,爷爷暗自神伤,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向那山洞的方向父亲所在的修炼处望了一眼,心中更感愧疚,脚一跺地,再也不理那般许多,飞身而去……寂静的夜空之下,只有二娘那赤裸的身体静静的躺在洞穴之外。

而七具天妖傀儡,此刻也缓缓的闪着银光。

贱货!贱货!这个贱货居然将自己爽的昏死过去,我的父亲就在前边洞穴里,这贱货居然还敢这般淫荡!你既然这般淫荡,我恨不得那洞穴门口的七具天妖傀将你轮奸的体无完肤,萧薰儿你这个贱货!

冥冥之中,七具天妖傀仿佛听到了我的召唤,身子缓缓的动了起来。我顿时心中大惊失色?这父亲的天妖傀怎幺能听我的意志行动?难道是血脉?一定是那样。这七具天妖傀是凭着父亲的血脉指引的,而我是父亲的亲生骨肉,那幺自然有父亲的血脉,此刻正好控制那七具天妖傀,萧薰儿!你不是连半圣强者的鸡巴都吞的下吗?那此刻便让你尝尝真正的金刚鸡巴!气愤之心已然让我疯狂,我灵识涌动,四具天妖傀已经向二娘那骚货掠去。

我控制着四具傀儡,把二娘拉了起来。一左一右两具傀儡,分别抓住二娘的双手,在她的乳房之上又揉又捏,软棉棉的二娘,幽幽转醒,感觉自己乳房上传来酥麻感,下一刻二娘睁大了双眼。

「哦……不……怎幺会是萧炎的天妖傀?」

二娘失声惊呼,连连挣扎,可高潮过后的二娘,又怎幺低的了金刚身的天妖傀。

高潮方过,二娘心理上当然接受不了怪物的淫辱,可身体上的快感却阵阵袭来,如樱桃般的奶头挺立起来,嘴里叫唤「天妖傀……快快住手?难道是萧炎的命令吗?」二娘好似给自己找到了一个淫荡的借口。毕竟天妖傀只听命与父亲,她以为是父亲命令这傀儡淫辱于她。我心中暗自冷笑,我控制着傀儡A号舔弄二娘的阴户,还不时命令那金属的作的舌头搅入二娘的小穴深处插弄。

傀儡B这弯下脑袋在二娘如木瓜般的乳房上亲吻,正当二娘被傀儡挑动的混身酥软之既,突然,她感觉到自己的阴户上一凉,原来我已经控制着傀儡C的将那金刚鸡巴,一把贴上了二娘的肉臀。虽然二娘看不见那背后的情形,但那粗大的金属鸡巴已然在身后整装待发,她不由的脸色泛起红晕,静静的等待那傀儡插入。

「萧郎,真是你要这傀儡淫辱我的吗?萧郎……」二娘的意志越来越薄弱,那四具傀儡七手八脚的在二娘周身爱抹,四只冰冷的舌头在她浑身上下挑动,感觉到二娘的表情兴奋的脸色一片俳红,我真的想不到,二娘竟然如此放荡不堪,发出「啊,啊…哦哦……」的呻吟,仿佛默认傀儡的奸淫一般,傀儡C的钢铁鸡巴在二娘的褪沟处抹动,涨满了泊泊的淫水。观二娘那扭捏的样子,恐怕早已经忍耐的不住,那分泌的淫水越来越多,认不住偷偷摇摆着自己屁股,想要将那又硬又粗的东西干进来,二双手却被两具傀儡死死抓着,她只能徒劳的扭着身子,胸部如同波浪般荡漾。

我看着二娘那浪荡默样,控制着傀儡C说话,一阵金属般的机械声问道「骚货,除了萧炎,你是不是想别的男人插入?」二娘忽闻那身后的傀儡C说话,心中微微一动,果然是丈夫萧炎控制的吗?

想到此原本就发浪的身体,此刻更是难耐,丈夫必定是变着法儿和自己性交,此刻便要从了他才是,想到此二娘呻吟着点点头。「想……薰儿想……除了丈夫以外的鸡巴!」「贱货!」

我根本不知道她心里的想法,闻言顿时大气。控制着她身后傀儡的龟头在二娘阴唇上,不停的摩擦着,就是不进去,急是这骚货。

「要鸡巴干什幺?婊子?」

我控制着,傀儡C说着,大气之下狠狠的抽了二娘一屁股,「啊……别打……薰儿说了!要交合……薰儿要和傀儡哥哥们交合!」「怎幺交合?怎幺交合?」

我越听越气,傀儡C金刚手掌在二娘的屁股是一顿狠抽。

「啊……别打……我说……傀儡哥哥的鸡巴……狠狠的插入薰儿的小穴…啊……就是你顶着的小骚穴!」」我闻言大气,是时候干这天杀的婊子了!

「噗嗤」一声傀儡C的鸡巴猛然插进了二娘的阴道中,刚刚与爷爷玩的失神,只是却都是自己主动,薰儿心中自然不畅快,此时被夹成三明志一般,一根坚硬的钢铁鸡巴操进了穴中,二娘顿时身子弓起,嘴巴张了起来,眉头似皱似展。

「啊……哦……好美……干薰儿……不要停……啊……傀儡哥哥……好会插……美死了…啊……啊,恩……插我……恩……」我见二娘如此叫春心头更加不悦,眉头一挑,用心神控制着坐落在一旁的傀儡E,他面无表情的走到二娘身边,将她双脚又是折开,和傀儡C转了个位置,此刻二娘被摆成,傀儡C在前面操着她的小穴,而傀儡E饶到她身后,在二娘的菊花处摩擦起来。

「啊……」

二娘顿时感觉屁眼处传来凉飕飕的感觉,顿时身子打了个哆嗦,全身寒毛都肃了起来。

「后面……啊……后面的……傀儡哥……你要作什幺……啊啊……屁眼……那里不行……啊!」没待她说完,傀儡A的鸡巴已经塞住了她的小嘴,那钢铁鸡巴深深的此入了二娘的喉咙,顿时二娘双眼圆瞪。美目一片通红,剩下的两具傀儡将鸡巴低在二娘手上让其套弄。一双钢铁手掌将二娘的木瓜乳房捏的一阵红一阵紫。

「噗嗤」傀儡C的几金刚鸡巴终于挤进了二娘的屁眼!顿时那雪白的大屁股一阵肉浪翻滚,前后被两根大鸡巴贯穿,屁股之上两只鸡巴在菊花与迷穴中同时进出,二娘的眼神忽的放空。

那屁眼处传来的疼痛让其如被撕裂般,而阴道内传来的舒爽刚又另其如蹬仙境,一前一后,一疼一甜,冰火两重天之下,二娘忘呼所以。

四具傀儡将二娘淫辱的淋漓尽致,「啪……」的拍打屁股声不绝于耳,二娘的屁股一阵通红,四只钢铁手掌拍的她又红又紫。

两具插二娘秘穴与屁眼的傀儡如同打桩一般快速起落,干的二娘双眼翻白,口水如水柱般泊泊而下,此刻二娘猛然吐出嘴里的鸡巴,大呼大叫「啊……薰儿要来了……别停快插我……啊……操我……这婊子穴……好会干……好爽啊……屁眼要爆了啊……」二娘浑身上下抽搐起来,我知道二娘高潮了,她身子弓成野狼唤月一般,强烈的刺激让二娘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

我看的也差不多了!『呸』狠狠吐了一口唾沫,眼神一挑,剩下三具傀儡也向二娘围了上来,此刻七具天妖傀围上了二娘!我见再看下去也没有意义,撇撇嘴嘟囔一句,身子如燕鸟穿梭一般,掠进了父亲闭关的山洞之中。

二娘浑身上下抽搐起来,我知道二娘高潮了,她身子弓成野狼唤月一般,强烈的刺激让二娘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

我看的也差不多了!『呸』狠狠吐了一口唾沫,眼神一挑,剩下三具傀儡也向二娘围了上来,此刻七具天妖傀围上了二娘!我见再看下去也没有意义,撇撇嘴嘟囔一句,身子如燕鸟穿梭一般,掠进了父亲闭关的山洞之中……沿着扭曲的洞壁,脚下是粘稠的碎石,扑鼻而来的还有那潮湿味道,有些刺鼻,却依稀有些古老的腐朽暗香。

在一片布满了碎石的洞窟尽头,这是一方漆黑的天地。

一席黑袍的清秀男子在一团如天幕般灿烂的光晕之中闭目漂浮,璀璨的淫气扑面而来,萧潇的双眼似迷离似刺眼,微微眯了起来,随着那男子他的衣摆不停的随风飘荡。

他,是谁?

突然,洞窟之内一阵地动山摇,萧潇望着响声的方向望去,男子的胸口一阵剧烈的金光遮天盖地!那是……她记得那是母亲说的《陀舍古帝玉》那幺说这男子便是她的父亲?萧炎?

父亲?

夜。山风幽幽,如烛火般的金色火焰在山洞里摇摆颤抖。倾斜而下。朦胧垂挂、如天幕倾洒,山洞之内斑斑昏黄渲染的如蜡似蕉。

吼哦!

一阵撕天裂地的怒吼。

忽的漫天尘沙,碎石如同惊天一剑连绵呼啸,将山洞之内无尽的黑幕劈开一道金色的长痕。

冥冥之中一只巨兽从恒古的睡眠中苏醒……

巨兽如一团浩月腾至洞窟之颠,斑斑点点之间君临天下!

如沉睡万年的盘古,从临人间。

跨越天地,踏出梦境……

下一刻,一只金色的巨兽与虚空上的黑袍男子狠狠的撞在了一起。一时之间金光盛世,天地肃杀……一道血芒,诸天飘荡。

父亲?远处的萧潇眉角闪过一抹刺疼,虚空之上黑袍男子辗转翻滚,如同流星陨落过。狠狠的撞在了洞壁之上,使她的心中又添一抹刺疼!

吼!

脚点虚空,萧潇皱着柳眉,一往无前向那虚空之上的巨兽扑去。

一道白光瞬间充盈整片空间。

白泽如雪,金光盛世。

萧炎在昏迷的前一刻。依稀看见一个女子。她,静静地呼吸,吐息如幽兰。缓缓的睁眼,睫毛如沧海。那如无尽深渊的凄美瞬子,那如腊月寒梅般的绝世面容……他怎能想象的到!原来他的女儿已经出落成这般的美人了吗?

虚空之上,白泽掠过,她的眼……微冷,却透着无尽清!吼!“她幻化成了本尊《七彩吞精蟒》如银蛇出动,顿时山洞之内斑斑银芒闪耀。

银光过处,天地轰鸣。

那金光中的巨兽重创萧炎之后,掠向了飞速而来的巨蟒。

山洞之中一片肃杀,一道狂风呼啸。森白诡异的白光,以及那璀璨无比的金泽,如二道刺股的寒风冰封天地,又似澎湃的金色巨浪。

金,白二光呼啸而来。

夜,如此深沉。光,一往无前……

在金白二光碰撞的电光火石间,萧潇化为巨蟒的双眼闪过一抹讶然,她看清了金泽中的巨兽——太古淫龙?……萧炎不依不饶,伸手抵开她的腿弯,居高临下的抱着萧潇的屁股,屁股一沉,顺势一插,再次将那硕大无比的鸡巴,挤进了女儿的小穴里!

「哦……啊……不可以插啦……啊……你……知道我是谁吗?……啊……」「你是谁?是谁啊?」

萧炎嘴里问着,身下却毫不停顿,一下一下重重的将鸡巴送到萧潇的阴道深处。

「啊……啊……啊……我是……我是……」

萧潇怎幺能说的出口,看着父亲的鸡巴一次次进入自己的阴道,让原本的那丝愧疚也就此沉沦在肉欲里。只是父女乱伦这种事,让自己一个人承受便好了,这个秘密千万不能让父亲。

「哦……我是……我是你姐姐……比你先入……先入星坠阁……你……啊……要叫人家姐姐……”

那父女的秘密到了嘴便硬生生被她扭曲,毕竟谁能接受此刻疯狂交合的人是那种不伦之恋?

「啊……姐姐就姐姐……有小穴插……叫干妈也成……」萧炎才不管那许多,只是一味的疯狂抽插,她的秘穴仿佛一个吸盘一般将他的龟头牢牢吸住。此刻萧炎忽然她抱紧他,萧炎知道她算是尝到了欢娱的颠峰了,更快速的为她抽动。

“啊……坏家伙……好舒服啊……啊……再重一点……嗯……没关系……再深……啊……真好……好弟弟……好哥哥……好萧炎哦……」萧炎看着身下女子眉宇间那骚浪的模样像极了自己的妻子彩鳞,只是这具肉体更加淫浪,更加的性感。大鸡巴凶狠的在紧密的肉穴中进出,萧潇呻吟得不成人声。

「噢……好哥哥……」

萧潇说:「姐姐要……死了……啊……好爸爸……啊……干死我……啊……干我……」记得药老与自己说过,在一次野外自己的妻子彩鳞与野兽~交合,每每想到此处,他的心就会纠起,那是何等的疼痛(详见:操破之七彩吞精蟒)这些年来从不回加玛帝国,一来便是修炼报仇,当然这个原因也是其中之一。为了使自己与妻子的感情不受到裂痕,他选择将这事遗忘,只是这又怎能忘却。

萧炎一边紧紧的搂着女子的蛮腰,一边将她的样貌与彩鳞融合在一起,使他爆怒之下疯狂的进出,对着女子的嫩穴就是一阵狂轰烂炸,双手猛烈的在其屁股肉上拍打”啪啪啪啪啪“愤怒让他癫狂之极,腰下疯狂耸动,手掌更是使劲的抽打在萧潇的肉臀上,嘴里疯狂的喊着”狗日的,你狗日的,彩鳞你这狗日的!“萧炎不再压抑,极度的放纵的享受起她美妙的肉体,萧潇被此时的父亲无情的揉虐暴插,三千轻丝夹杂着如雨的汗滞漫天飞扬,小穴儿因为疼痛收缩的更紧,销魂的感觉却又被屁股上那火辣的疼痛掩盖,让其欲仙欲死到极点。

”啊……你疯了?啊……我好疼啊……啊……你……你……“”狗日的,狗日的……“

「不啊……天哪……我不是……我不是狗日的……你……啊……你才是……啊……狗日的……」听着父亲的口中呼喊着母亲的名字,另一种刺疼让萧潇的眼眶再次湿润起来,母亲的那些丑事终结逃不过父亲的眼睛吗?那无力的忍受着父亲疯狂的抽插,她只觉得自己穴儿,又酥又麻,骚氧到了极限。

萧炎被她叫得心旌动摇,反正她在讨着阳精,就听任感觉狂飙,让自己也推上高峰,终于也要到了。

「你骂我狗日的?」

萧炎疯狂的怒吼,再次拍在那挺翘娇嫩的屁股肉上,激起一波肉浪,怒然又道”我日狗的!我是日狗的!“萧潇正美得乱七八糟,忽然感觉一股又强又热的液体洒在穴儿深处,子宫不断的收缩,终于攀上了人生第一次高潮。

「喔……对啊……我要疯了……啊……你日狗的……啊……我是狗……啊……好厉害啊……插我……干我……日死我这母狗……啊啊……我是狗日的……再被狗日……啊……」寂静的洞窟之中,传出一对父女疯狂的交合声。

吼……

在萧炎父女攀登上肉欲颠峰的同时,夜的另一面,一只闪耀着金光的巨兽向他们交合之地极速掠来……

     【完】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email protected] 网站地图

© 2022 738影院-免费影院大全-华人中文影视网站-影视大全免费追剧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